职教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职教网 门户 综合信息 查看内容

读懂码链为数字时代创立的数字劳动价值理论

2022-5-22 14: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9| 评论: 0|来自: 中国网

  马克思在分析劳动与自然界的关系时指出:“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

  随着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兴数字技术的快速创新、加速成熟及商业转化,人类社会迎来了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数字经济时代,世界各国都把推进经济数字化作为实现创新发展的重要动能。数字劳动作为伴随着数字经济全球化发展趋势应运而生的新型劳动形式,已成为数字经济时代人们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新生变量,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充分激活数字劳动变量对于构建数字中国、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推进共同富裕具有积极效应。

  数字劳动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教授克里斯蒂安•福克斯在他的经典著作《卡尔马克思与数字劳动》一书中,从受众商品理论分析说:受众有意识地上传图文和音视频,这些成为新的可以被商品化的内容;受众的浏览习惯、社交网络甚至是个人消费信息等数据,有助于企业获取更为精准的受众画像,有效地引导市场消费,从而谋取更多的利润。为此他认为“数字媒体的技术和内容的生产,资本积累所需要的所有劳动都属于数字劳动。”受众使用数字技术过程中产生有价值的数据,这些数据被算法处理后形成庞大的数据库资源,成为数字世界平台经济实现有的放矢、精准营销的生产资料。这里的受众指的是对商品有需求的消费者。

  全国经济哲学青年论坛曾为《卡尔马克思与数字劳动》一书阐述的理论,主办过一次主题为“数字劳动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探讨数字劳动的活动,研讨在信息化、智能化、数字化的世界变化中,如何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当代实际相结合,把握世界历史发展进程,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数字劳动和卡尔·马克思》中文版译者,西安交大教授周延云阐述了她的思考和理解。她认为,数字劳动揭示了劳动范畴的新变化。数字劳动作为有别于传统劳动的新形式已经成为驱动和衡量现代生产力发展的重要途径,构成了诊断当代人类生存境遇和精神状态的重要指标。

  西北工大副教授宁殿霞认为,数字劳动存在于社区团购补贴、OFO共享单车退押金等各类现象中;数字劳动通过用户行为留下痕迹来兑换货币;数字劳动生产了数据财富。

  上海财大副教授康翟从数据流量角度解读了数字劳动背后的财富密码。他认为,消费者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留下的痕迹生成数据,经平台整合处理后卖给了需求方,平台进而赚取了利润。这个积累的过程实质上可以理解为对数据的访问权也就是对目标流量的访问。流量的经济价值已经得到市场的认可,数据也已明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参与市场化配置。流量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导致人类陷入了碎片化时代,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如流量造假、恶性竞争等。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讲师熊亮从数字劳动加速两极分化的维度进行剖析认为,即使是数字劳动实现了数字分享和免费分享,仍难以消除社会和财富的两极分化,只有构建共享的数字劳动,才能促使数字所带来的公有财富实现人民共享。

  全国经济哲学青年论坛主席申唯正从劳动与资本的对立看数字劳动。概括性地提出了三个“变”及三个“不变”。“变”在于:资本的生存路径有变;社会关系更扁平化;劳动的外延已经变化。“不变”在于:资本对剩余价值的追逐秉性没变;资本追逐财富的杠杆效应没变;资本内在的本质没变。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陆凯华从经济正义出发对数字劳动进行批判认为,社交媒体的存在,使得数字劳动中的无酬劳动扩大了,因为社交媒体的存在,第一,劳动时间延长了;第二,社交媒体是对每个雇员人际关系网络的攫取,或者说对其人脉资源的攫取;第三,自媒体互动已经成为人们正式劳动方式以外的另一种生产方式,渗透到人们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夏明月认为,为了更好地发展数字经济,维护劳动者的主体地位与市场经济的良好运行,首先,应提高劳动者的主体地位;其次,应遵循商品经济规律,正确处理好大资本数字平台之间、小资本企业之间,以及大资本与小资本之间的矛盾,使其在各个经济组织、市场经济体系中发挥最大的作用。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贾淑品认为,在智能化时代,在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我们应奉行人民至上,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这样才可能会超越资本的弊端,通过合理规划使人工智能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推进共同富裕,促进社会公平。

  这些学者阐述的研讨观点,都指向了一个话题,即数字劳动创造了价值,但资本从数字劳动中攫取剩余价值,造成社会财富分配不公,需要从理论和模式上对数字劳动做新的定义。

  2021年,北京大学数字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邱泽奇教授在《光明日报》发表《人尽其力当享尊严:数字时代劳动的价值追求》,阐述了数字技术赋能可以解决零工劳动者对劳动机会的诉求,并且实现机会普惠。但数字技术赋能却无法解决劳动者对劳动尊严的诉求。数字时代的劳动依然只是获得报酬的手段,岗位劳动如此,零工劳动亦如是,而非获得尊严的氛围。初始的原因是,自工厂革命以来,人再也无法回归熟人社会,再也无法通过与熟人日积月累的相识相处而获得熟人社会的认可。生活在陌生人社会成为每个人当下必须具备的生存能力,如何从陌生人处获得人的尊严成为了一个历史难题。

  码链的数字劳动价值理论给出了一个充满人性的答案

  地球是人类生活的唯一家园,进入信息社会的数字化时代,对地球和人类社会做数字化的迁移和管理,需要集合各种数字信息构成的人工产品数字物与现实的自然物理社会相互交融,形成一个新的生存世界,即数字化了的世界,数字人的世界。而不会是基于虚拟IP的,通过算力算法来生活的虚拟世界、机器人的世界。码链建构的数字世界,对应的是现实世界中的物理地球,通过形成数字化的劳动成果,落在物格这个“数字土地”属性里,即以人为本的“物格数字地球码世界”,一一映射数字人的社会化的行为。这个数字世界,有别于“元宇宙”用机器取代人类,算法消灭人类的互联网虚拟世界。

  码链通过数字化的模式,把地球码链化,土地物格化。把人类的在地球上的社会化行为活动,从现实世界的三维迁移到数字世界四维的“码链世界”。码链世界中的码,含有5W信息(即时间、地点、人物和前因后果)。在“码链世界”里,标定了三维世界真实土地上的地点的“码”与“码”形成码链链条。码链所发生的信息发源地与记录的地点是数字化地球网格的“物格”。该信息就记录在行为发生地的物格里分析,溯源,从而完成数字人在物格数字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创造数字经济社会本身的全过程。

  物格门牌是基于码链体系的物格的特殊表现形式,与元宇宙的数字土地有类似之处,也可以在物格游戏里呈现,但是由于其真实地理位置一一对应,通过码链统一发码管理、与产业码服务器互通互联,通过发放优惠券等形式,把实体经济与数字世界打通,成为码链数字世界的生产资料。同时,物格门牌由于对应实体门店,也是人们扫码链接、分享传播的行为发生地,也可以分享扫码专利产生的主动推广与被动维权的收益,并且能够进一步通过御空眼镜,实现区块链在物格里的分布式记账,在码链数字资产交易机构挂牌交易,从而打通国内与国际市场。目前码链新大陆正在布局、推广该系列模式。

  “物格数字地球”呈现的物格,是一种物理空间网格,是通过北斗卫星遥感数据唯一标定,把地球表面上的土地划分成10米x10米的一个个网格,每个即网格都具有唯一的北斗经度纬度,每一个网格在真实世界中都可以得到映射,通过扫码接入在码链网络中,可被唯一识别,有唯一ID与证书。物格是稀缺的和不可复制的,天然具有资产属性;物格在使用中累积了数字人的劳动,产生价值,也可产生租金;物格可取代互联网电商的O2O,通过扫码物格产生商城经济;物格是自身拥有数据的住房和自有数据的价值工厂,具有使用价值;物格可以连同其累积的劳动价值所产生的数字虚拟物(比如商城/服务产品等)在码链四维数字世界中交易,具有交易价值。物格是可以通过数字人行为产生收益的数字化生产资料,是真实地球的数字化呈现。

  物格可以在扫码链接时候被一一对应,根据行为的级别匹配不同的权重。因此,物格也是在码世界中的一个三维空间的量子化容器,数字人的数字化行为都将落在标定的土地上的地点,形成的“码”可以被记录并进入物格容器。数字人也可以在某个物理坐标上进入物格。因为物格可以记录数字人的社会活动与劳动,所以物格就是码世界中的数字土地。

  码的底层是PIT即(位置,身份,时间),而PIT恰好就是5W的核心要素。这个PIT是已经通过码链与北斗底层数据打通的。只要建立码与PIT的转换机制,就类似互联网域名与IP那样,可以建立一个基于码的标识的数字人物联网模型,在物格数字地球呈现。物格锁定的是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数据的融合产物,具有全球唯一性、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互可溯源的属性,也就天然具备了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资产属性。“物格门牌”,就是在码世界中锚定地球上的土地,把线下交易的集散地,即线下实体店铺迁移到数字世界,形成的数字经济基础性资产和数字化生产资料。是码链数字经济“点、线、面、体、系”中呈现的交易发生的“交易所”。物格门牌把三维世界里的实体商户通过“物格软件”映射到四维世界里,呈现出相应的场景。每个物格的价值,都可使用扫一扫专利技术扫码链接,如通过看广告、扫码购物、扫码支付、扫码共享等数字劳动创造。物格门牌把四维世界的数字经济行为投影到三维世界的每一寸土地上,通过物格门牌的资产属性,码链的智能合约自动分配,贴码接入,线下贴码分享传播这样的数字劳动来创造价值,为全社会的每一个人提供了在数字经济中创造价值,实现共同富裕的机会。物格门牌对应的是真实的线下门店,码链架构的物格新经济体系在中国2847个区县网格化出了2100万个物格。形成了互通互联的“物格链”。由于物格链对应的是亿万民众的消费额度,且自带收益,自带流量,全网记账,自主可控,为全球的统一发码,扫码交易完成记账背书,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公链。

  物格门牌标识的数字地球“物格”,不仅具备“数字地产”属性,还具备了“物联网域名”的属性。物格是物格数字地球中的一个个区块,通过“码链”链接起来,就是“物格区块链”。数字人在每一个物格里通过扫码链接劳动创造价值。而物格与物格的链接,就形成广义的“物格价值链”(简称“物格链”);物格链是一种全网共识的公链,使用的是分布式网络,可以在每一个区域,形成物格管理节点,同步备份,全网共识;一旦在物格价值链上完成了交易,由于时间地点的溯源,使得交易数据不可更改。因此,“物格门牌”是在四维的数字地球上,标识和呈现三维世界的土地及其商业交易活动场所等物理空间的数字生产资料。拥有物格门牌,就拥有了创造价值,创造财富的资本。码链物格新经济体系把现代西方经济理论认为的经济发展四个基本要素都涵盖在了这个体系内。在这个体系内,“物格”以物理时间和空间真实存在,有价值的土地为锚定物(即数字土地),劳动力就是数字人(数字经济的创造者),扫码传播分享就是数字劳动(数字经济的行为)。在码链体系中,全民都可以通过参与而成为“物格”的主人。它让每一个人,每一块土地,都能够成为联网接入点,秉承着“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原则来创造和构建全社会的价值体系,彻底摒弃了互联网的中心化垄断,流量为王的传统模式。

  物格数字地球不同于机器化描述,矮化人类社会的谷歌地球。在码链世界的物格数字地球里,在码链的网络世界,所有的接入、连接、传播、行为都以数字人为中心,即以人为本。在数字地球的物格数字土地上劳动。其技术路径是在真实世界里,通过扫一扫或具有扫一扫或御空眼镜看一看专利技术,或量子码链想一想,生成物格元码,在物格数字地球里予以记录,把真实世界的行为数字化,而非虚拟化。使人类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与数字地球中的物格实现随时随地链接,秉持“人在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创造人类社会”的认知,将现实中的人以“码”为人的行为数据载体,迁移到数字地球上的物格数字土地上成为数字人,在数字地球上的物格数字土地上从事数字劳动,创造价值,创造数字人社会。

  由于是在物格里分享传播,创造了数字经济的价值,所以“该区域土地”(数字土地),就产生了“内在价值,内生循环”的收益。人类的扫码活动越频繁,就越能够产生收益。

  物格价值链则通过唯一的经纬度坐标以及时间和不同的商品DNA生成在数字地球中唯一的二维码。这个二维码就是接入这个数字世界的物格“元码”,可以记录商品通过码链所接入的所有行为。把这个“源头”的码定义为价值的一部分,它就产生收益,人们就可以让所有扫一扫用户都有机会在数字地球的构建中,对整个体系的财富进行重新再分配。其劳动的表现形式为:你关注过,就是阅读,你把它告诉别人就是分享,你通过扫一扫接入并购物,点赞等,就是你在数字化的世界里的数字劳动,不仅从广告传播的角度来看,达到了效果,从大数据的角度看,数字人创造了数据,也就创造了数字经济的生产要素。这一数字化模型与三维世界的人在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形成了对应。

  码链将交易商定位为一体四商模式中的核心角色。建立了从商品生产商到消费商之间“链接”的通道体系。目前由码链独家授权的“元码链交易商体系”,正在为所有的产业码体系构建一整套交易商的基础体系架构,为全中国10亿已经习惯扫码支付、扫码链接的民众提供免费加入这个体系,在所有交易场所(免费贴码)从事数字劳动。

  在“元码链交易商体系”中,产品的交易价值和使用价值由交易商通过“发现真善美、传播价值链”这一数字劳动行为创造。交易商的劳动创造价值指的是交易商不需要持有一种产品来进行交易,而是仅仅通过“扫码链接、分享传播”,就能换取到其他产品的价值,在数字经济中创造数字化的价值。

  码链按不同产业特定细分行业开发的互通互联“产业码”,每一个码的接入行为,都可以获得“按劳分配”的收益。消费者在线下扫一扫或线上朋友圈转一转,就可生成含有自己DNA的“码”。而每一个“码”都是人类每一次交互以及人与世界的每次互动所生成的。这个“码”中包含了发行人的服务列表。每一次的扫码接入,就代表着这次链接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数字人相连接起来,也就是数字人通过自主意愿,通过数字劳动即“扫码链接、分享传播”,建立了一次“数字化链接”,这个链接在码链中被命名为“WEI”,(即Who Entangled Index“与谁纠缠指数”),它是构建产业码的底层结构化大数据的基础,也是码链理论为数字时代创立的劳动价值论基础。

  码链的分布式账本系统给数字劳动的发展带来了颠覆式的创新。它能够对数据进行安全存储和记录,码的不可篡改带来了数据的可信,可信的结果是让数字劳动的商品更容易在市场上进行流通。码链让消费商通过扫码、贴码分享的数字劳动转化交易商,让交易、流通的原有中介渠道消失,这种去中介化的特征使得数字劳动的商品可以在任何时空与任何用户见面,并且都有记录;由此创新了数字劳动和服务流通的新模式。码链的智能合约,通过点线面体系中的面(产业码)的一体四商模式实施,让生产商、产品与用户(消费商)之间,产品和服务点对点之间进行可信任传播,降低了价值的流通成本,提高了价值的效益与效果。码链催生出了数字劳动的多业态商业模式,其通过“发现真善美、传播价值链”这一数字劳动行为创造财富,构建了共享的数字劳动,让更多人受益,让人感受到数字劳动的“快乐”,促使了数字所带来的财富让人民共享,可以消除社会和财富的两极分化,为数字劳动的价值给出了一个充满人性的理论答案。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关于我们|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职教网 ( 黔ICP备13001804号-4 )

GMT+8, 2022-8-12 16:59 , Processed in 0.02517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venews.cn

© 2010-2015

返回顶部